《被窝里的流氓》

当前位置:乱小说 > 被窝里的流氓 >

第七章

  过了一会儿,她羞红着脸推开他,「我看,我们还是分开点好。」他身下的yu望并有因为时间而消退。
  「嗯。」他的目光还是火热得很。
  「我……我先出去好了!」她害羞地跑了出去。
  赫连冀苦笑着看着自己的勃起,她果然还是太嫩了!
  「下班后,我们去买点材料。」苏菲阳突然提议着。
  「买什么材料?」赫连冀一边在前台做着记录,一边听着她讲话。
  「嗯,你上次不是说教我烧菜吗?」
  手中的笔一顿,他抬头看着她,「我烧给你吃,不好吗?」
  「当然好。」油烟接触多了容易变黄脸婆啊!
  「可是,我想做一顿饭给你吃呀!」她娇滴滴地说着。
  「好!」受益者是他,这种要求赫连冀怎么可能拒绝!
  下班后,他们便手牵手地往菜市场买菜,买了些食材回来后,苏菲阳信心十足,一副大厨的模样,逗笑了赫连冀。
  「笑什么?」她撒娇。
  「你买了一堆的食物,知不知道这几种食物对新手而言最难烧了,特别是海鲜。」
  「那你干嘛不提醒我,想看我出丑呀!」她挥舞着双手。
  「当然不是,我知道你喜欢吃这几道菜,我是想,真不行,我烧给你吃呀!」
  「哼!」这还差不多,「那我从什么开始呢?」
  看着她兴致勃勃地望着菜,他开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想……」
  「不如螃蟹?」
  「嗯,不是很好……」
  「芹菜炒肉?」
  「嗯,也不是很好……」
  「你!那你说,我做什么好?」苏菲阳有点不开心地看着她,她起码也是个女的,烧菜的天赋总归还是有的吧!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不是明摆着看不起她嘛!
  「要不……」他伸手一指。
  「大闸蟹?」她兴奋地说。
  「呃,不是,是旁边的。」
  「鸡蛋?」她一脸的难以置信,蓦地板着一张脸,「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没有……」他赶紧澄清,「你是新手,还是从简单的入手比较好!」
  不满地看了看小小的鸡蛋,再看看那明显有挑战性的海鲜,她妥协地接受了赫连冀的提议,不过心有不甘地加了一个附加条件,「如果我鸡蛋炒得好,我要弄大闸蟹!」
  从鸡蛋到大闸蟹的跨越是不是太大了!
  赫连冀有些头疼,她显然不知道这两者间的区别,无奈地说:「好吧。」
  苏菲阳这才开心地穿着围裙,「你不要跟我说鸡蛋怎么煎,这个我还懂啦!」没看过猪爬树,也看过猪走路。
  「好。」他笑着看着她一脸的坚定,不过有他在身边,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多大的事情。
  苏菲阳回忆着做法,先开小火,倒入油,等油六分热的时候,放入鸡蛋,然后转成中火,一面熟了以后,接着翻个面,熟了以后,关火。
  「嗯,应该是这么做。」她按着记忆中的方法做,嘴里还念念有词。
  看着她为了学做菜而如此用心,赫连冀竟觉得现在满脸油水加汗水的她,很美!
  「你先两只手握着锅柄。」锅子比较重,他担心她拿不动。
  他在一旁指点着,家里电话这时却响了起来,「我先去接个电话。」
  热衷于烧菜的苏菲阳,随意地挥挥手,示意他去。
  他想,煎鸡蛋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到客厅接了电话,是无聊的推销产品,他随便应付几句,就挂了,刚想走回去,就听到某入的惊呼声:「啊!」
  他立刻跑进厨房,结果发现厨房冒着一股难闻的焦味,走近一看,苏菲阳拿着锅盖盖住了锅。
  「怎么了?」他走近她身侧,紧张地拉着她的手。
  「我……啊……好疼!」
  赫连冀松开她的手,一看,她的手上长了一个一个的水泡,沐目惊心,「怎么回事!」
  「我……」从来没见过赫连冀如此凶狠的表情,她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任他骂着。
  「你……」他还想说些什么,可一抬眼,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无辜模样,他很难再骂下去。
  「算了,先去医院。」
  「啊?这种烫伤,不用吧!」多丢脸呀,这种伤,拿药敷一敷不就好了嘛!
  「不行!」他丝毫不让步地坚持己见。
  「我……」转动着脑子,努力地想着理由,奈何赫连冀一看到她的伤口,就处于巅峰状况,哪容她拒绝。
  直接拉她出门,上车,往一家医院开去。
  小小的烫伤在赫连冀看来就如绝症一般的严重,苏菲阳只能乖乖地听话,不敢有所反抗。
  替她挂了号,等到护士喊到他们的时候,赫连冀抓住她没受伤的另一只手进去,一名医生端坐在椅子上,护士则尽职地站在医生的旁边。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短发的美女,苏菲阳之所以会注意到她,是因为那个女人的眼神,她直直地看着赫连冀,眼里有着一股浓浓的兴味。
  她不着痕迹地贴近赫连冀,以宣誓他们关系非比寻常。
  「医生,她的手怎么样?」赫连冀一心在她的伤势上,没有发现苏菲阳怪异的行为。
  「怎么弄伤的?」医生看着她的手。
  「烧菜。」赫连冀简单说明原因。
  「嗯,应该没事的,只要敷好药,然后尽量不要碰水就行了,是普通的烫伤。」医生快速地给他们开好药,并且交代好一些注意事项。
  「好的,谢谢你医生。」苏菲阳抢着说道,不喜欢那个女人这么赤裸裸的眼神。
  「苏苏。」赫连冀皱起眉,他还没有问完呢,她就心急地拉着他往门口走去。
  「我们去拿药啦!手好疼。」
  「好,我拿,你在这里坐着。」看着她皱成一团的脸,赫连冀拿她没办法,只能再三地吩咐道:「不要乱动!」
  「哦。」
  「冀……」女人走出来,看着赫连冀,突兀地叫着。
  「好了,我去拿药了。」赫连冀像是没有听见女人的声音,倒是苏菲阳注意到了。
  「冀!」女人似乎有些不满赫连冀的不理不睬,脚一蹬,往他们中间一站,「你干嘛都不理人家?」
  「你是……」眼前的女人有点眼熟,不过他想不起来她的名字。
  绕过她,他重新走到苏菲阳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护着她。
  「我是李倩莲呀!」美女有点不满地看着他们,好似苏菲阳强占了赫连冀一般。
  使了一个白眼给赫连冀,苏菲阳哼了哼,叫着这么亲密。
  是她!赫连冀想起她了,「有什么事吗?」他冷淡地说。
  「我……」李倩莲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没想到他会对她这么冷淡,看着赫连冀与苏菲阳之间的亲密,她心有不甘地说:「她是谁?」
  「她是我的女朋友。」丢下一句话,赫连冀懒得跟眼前的女人说话,拉着苏菲阳去取药。
  「你……」李倩莲似乎还想说什么。
  「我跟你没有关系了。」赫连冀给了她一记警告的目光。
  女人因为他的绝情而停在原处,没有死皮赖脸地跟上来。
  绕过李倩莲,取了药,坐上了车,苏菲阳才冷着嗓子:「她是谁?」
  「不重要的人。」赫连冀不在乎地说。
  赫连冀果真如他所说一般,真的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可苏菲阳一想起那个女人,如大灰狼盯着小白兔的眼神,她心里就升起一股不悦。
  开着车的赫连冀匆匆地瞥了她一眼,发现她一脸的冷然,「怎么了?」
  「没什么!」她不客气地回道。
  「苏苏……」
  「不要烦我!」她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句话也不说。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苏菲阳是打肿脸充胖子,心里想知道想得不得了,又想装大方,不想逼问他,只能故意装冷漠,让他自己发现她生气了。
  结果赫连冀还以为她是人不舒服,连带着脾气也不好,也没再说什么。
  到了车库,苏菲阳拿了药,下了车就往电梯冲,也不理在后面的赫连冀。
  「苏苏!」赫连冀莫名其妙地看着越来越远的人影,隐隐感觉苏菲阳不开心的原因是他。
  气势汹汹地走进公寓里,关了门,任性地走到房间里去,重重地扑在床上,却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伤口,「天,好疼!」
  刚才太过在乎那个女人,结果却忘记了自己的伤口,仰躺在床上,她鼓着脸颊看着天花板,心里更是不平。
  「讨厌!就不会说清楚吗?一看就知道那个女人心里打着鬼主意,而且明明那个女人认识你,你也认识她,为什么我问你,你又不说……」
  刚到她卧房门外的男人,听到她的喃喃自语,愣了一下,转而一笑,这个女人还真的……太别扭了,别扭得这么可爱!
  「她是我之前说过的前女友。」眼看着她的不满转成了一个雪球一样饱满,他只能出声解释清楚了。
  「啊!」苏菲阳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你怎么进来的?」
  「还有一把钥匙。」他摇摇手中的钥匙。
  「什么!」那她不是都没有隐私了!她嘟着嘴,不满地问道:「你怎么会还有一副钥匙?」
  「我是房东。」
  「是房东,也不能随意进我的房间呀!」
  「我也是你男朋友。」
  「是男朋友,也不能这样子呀!」
  「可是你生气了。」
  「我生气,你……」
  「我不理你,你以后都不会理我了。」他太了解她的性子了,一旦她生气,如果不及时解释误会,隔天再找她,只怕她会更加愤怒。
  「哼!」知道她生气,还不快快谢罪!
  「苏苏,你到底是为什么生气?」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还真的是没错。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她愤怒地反问。
  「我还真的不知道。」
  「你!」
  「苏苏,不要生气,慢慢说。」赫连冀善解人意地拍着她的背。
  「就是你啦!」她推着他。
  「我怎么惹你生气了?」他追根究底。
  「你!」深吸一口气,她扁着嘴,「你说,你跟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刚刚说过了,她是我之前说过的前女友。」
  「哼!」
  赫连冀一笑,终于懂她在生什么气了,大手一张,抱住了她,「她从来不是问题,我说过,只有一天,我连一天都无法忍受,就跟她分手了。」
  「苏苏,只有你……只有你才是我在乎的人。」
  「我都不知道你这么油嘴滑舌!」苏菲阳红着脸,耳根子软地信了他的话,心里开心得不得了。
  她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赫连冀淡淡一笑,没说什么,从小,他就不是什么特别阳光的人,不爱讲话,只是静静地待在角落里,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有语言障碍。
  除了苏菲阳,她就这么走进了他的生命,让他开始热衷于语言,心里感激自己并没有得什么失语症,但也因为他的沉默差点就使发芽的爱情逝去,所以他现在不能再沉默。
  苏菲阳亡羊补牢地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小气的人啦!」她都不知道,原来成为情侣之后,会更在意另一方的一举一动,容不下一粒沙。
  「是。」
  「我只是……情侣都这样子啦!」她找借口,
  「嗯。」
  「你会不会讨厌呀?」
  「不会!」他回答得很肯定。
  「那你还不快点给我敷药!」
  「是。」他笑着为她上药,没有因为她的任性而心生厌倦,反而很喜欢她偶尔的小小醋意。
  
上一篇:第六章
下一篇: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