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107、草地上的情不自禁

  深居山中,与世隔绝,村小人少,沟深林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到了雾村就不是纸上谈兵。

  农人简单而随意,质朴而踏实。他们自给自足,与世无争,安于一隅,甘愿被世界遗忘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小角落。

  他们诸多的品性,都将指向同一种生活方式、同一个生活目标,也就是择邻而居,择人而交,择地而耕。

  生命的繁衍生息,终将归于一理。如同涓涓溪水,顺石而下,蜿蜒曲折,不经意间汇于大江大河。

  -------------------

  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累积,阅历的加深,棒子的心从蒙昧混沌变得蠢蠢欲动。他时常攀至山的顶端,然后久久的眺望远处。远处群山连绵,看不到山的那一边。

  棒子梦想着越过这群山,走到山的那一边。

  而小娥,这位身世并不幸福、正值花雨季节的农家妇女,男人外出,杳无音讯,独守空房,寂寞自知。加上外貌俊俏,身段曼妙,无论是老汉还是半大小子,只要看到小娥的身影,他们就停下手中的活计,眼睛色眯眯的盯着小娥从头到脚的打量个不停。胆儿大的会吹上一两声口哨,或者甜腻腻的打上一声招呼;胆儿小的,眼神躲躲闪闪,一脸红晕,魂儿丢了似的偷偷的瞄上几眼小娥。

  独身的烦恼加上多人的骚扰,给小娥原本如水一般平静的日子增添了不必要的搅扰。小娥本来是个很随心随性的女人,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小娥不得不时时处处在意自己的形象和言行。她出门之前总要多穿一件,为的是遮住自己的酥胸和臂膀。夏天炎热的季节,她都得穿上带袖的衬衫。而面对许多有事没事的搭讪,她都得在最快的时间打发掉这些不怀好心的苍蝇。

  -------------------

  棒子不要!

  当小娥看到棒子伸出舌头舔舐着自己内裤上的那团湿滑时,小娥伸手抓住棒子的胳膊肘,急急说道。

  棒子轻轻的按住小娥的手背,浅浅的笑着说道:嫂子,我吃的是你的,又不是别人的......

  都是女人下面流出来的,有啥不一样的......不要,棒子听话。

  小娥的坚持让棒子感到一阵莫名的悸动。也不知为何,棒子就是想舔舔,想尝尝,那泛着点点星光的粘液,此刻变成了琼浆玉液。

  嫂子,让我尝尝。

  听话棒子,嫂子不要你这样。小娥娇娇的制止着棒子,随后把自己的内裤从棒子手中取了过来。

  舔一口都不行啊?棒子有些委屈的说道。

  不是不行,是嫂子心疼你呢!小娥看到棒子那恋恋不舍的神态,有些爱怜的抚了抚棒子的面颊,柔声说道。

  那要是这样的话,我的下面也脏,比你下面脏多了。你不让我舔你流出来的,那你是不是也暗示我,嫌弃我的下面?

  小娥连忙翻身跪在棒子的对面,重新伸手握住棒子滚烫肿胀的物件,爱意绵绵的上下搓揉了几把说道:棒子你说哪儿话呢?嫂子怎会嫌弃你!嫂子要是嫌弃你,是不会跟你那个的。

  棒子鼓起勇气说道:那如果我想让你唆我的下面,你会不会嫌脏呢?

  小娥轻轻的掐了一把棒子,然后撒娇的说道:嫂子不会的……哎呀你啥时候变的这么讨厌!

  是你讨厌在先的!棒子嘻嘻的笑着说道。

  小娥故作生气的撅起了小嘴,赌气似的转过身体说道:不理你这个讨厌鬼了!

  棒子将手插进小娥右侧的胳肢窝,从身后揽住了小娥的前胸。右手掌恰如其分的握住了小娥左面的**,而前臂压着小娥右面的**。

  棒子凑近小娥的耳边柔声细语的说道:嫂子,问你一个问题。

  小娥将她那曼妙如蛇的身体轻轻的扭了扭,表示她肯定的回应。

  如果我想让你唆我的下面,你愿意不?

  小娥又装模作样的挣扎了几下,娇声说道: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嫂子,你说嘛,愿意不愿意?

  我不说。你讨厌。

  这有啥难的,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

  不说不说就不说!

  我明白了。你嫌我下面脏,你不愿意。

  棒子说完,抽出自己的手臂,独自一人低下头来,起身坐在了距离小娥两步远的位置。

  小娥见此,连忙爬到棒子旁边,轻轻的抱住棒子的脑袋,用自己温热的胸脯贴着棒子的脸蛋。

  咋,生嫂子气了?

  棒子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还嘴硬呢,看把你给伤心的……

  小娥充满柔情的轻抚着棒子的头发,然后偷偷的说道:嫂子告诉你实话,好不?

  棒子点了点头。

  嫂子从来没有嫌弃过你的下面脏呢!

  棒子抬头问道:真的?你没有骗我?

  小娥笑着说道:骗你是小狗。嫂子……很想唆你的下面。

  可是你不让我舔你下面……

  嫂子三四天都没洗澡了,下面有味儿。

  我不怕你下面有味儿。我也不会觉得脏。我就是想舔,想吃。

  棒子,等嫂子回头好好洗洗,然后……

  不。我就现在想要。

  棒子!你听嫂子的话,嫂子不想让你受委屈。

  我不这么想,你不让我舔,恰恰是让我受委屈。

  小娥不解的看着棒子。

  棒子接着说:嫂子你想想看,我舔你下面是我心甘情愿的,是我现在就想干的事。可是你反对我这么做。你阻拦我做自己想做的事,嫂子是不是让我受委屈了?

  小娥伸手摸着棒子的脸蛋,只好悄悄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将一片泥泞裸露在了棒子的面前。

  那……你就舔呗。

  小娥害羞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棒子顺势抱住小娥的双肩,将她缓缓的平放在草地上,然后附身下去。

  棒子的双膝是跪在小娥的脑袋两旁的,而棒子的整个身体,压在了小娥的身上。

  一正一反,一倒一竖。

  棒子的物件,贴着小娥的面颊。

  而小娥的芳草,恰好长在了棒子的脖子位置,那道窄窄的润门,热烈的质问着棒子的嘴唇。

  聪明的棒子为了不让小娥感到愧疚,无师自通地想出了同时亲吻对方的下面。

  这样,谁也不用感到亏欠谁。

  银河一片,箫声滋滋。

  双唇像个圆圈,裹紧烫热如斯;

  两嘴紧紧相贴,滑舌刮擦不止。

  一个鼓胀的下体火热,一个麻酥的浑身舒服。

  一个边唆边喘,一个边舔边吸。

  完全的投入。

  放荡的彻底。

  -------------------

  小娥的小腹不停的向上挺起,似乎是嫌棒子的嘴巴贴的不够紧凑,不够用力;而小娥的嘴巴,同时在不停的吞吐的棒子的粗物。柔舌在紫头上不停的翻滚逗弄,双唇被憋成了o型。至于泥泞的沼泽地就更不用说了。棒子的鼻子上、嘴巴上、下巴上,也就是除了眼睛以上是干爽的,棒子面部的整个下部全都被小娥那鸡蛋清的滑液给沾的到处都是。

  当棒子感到舌根发酸、有些累的支撑不住的时候,他就用自己的鼻尖扫过柳叶中间,一遍又一遍的将两片肥肥的柳叶撑开。滑是最直接的感受,除此之外还有温润与湿热。

  一股不淡不浓的异香,让棒子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弄才好。那股和别人不一样的异香是小娥特有的味道,任何人都没有这种味道。

  相比之下,张霞是一股骚哄哄的味道;张娟有一股淡淡的咸涩。而二娘和四娘,除了骚还是个骚,只是二娘和四娘的骚是正宗的骚,不是邪气毕露的骚。

  是女人的骚,不是动物的骚。

  嫂子……

  当棒子被小娥的小嘴给逗弄的无比膨胀时,他就有了一种强烈的**。他盯着小娥泥泞一片、汩汩流水的沼泽,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

  嗯?

  我想了。

  嗯。

  小娥吐出了棒子的物件,张着红红的小嘴喘了几口气,这才一脸红晕的呻吟了一声:

  快来,嫂子好想。

  棒子急不可耐的转了一个身,然后附身贴在小娥的一双**上。小娥睁着一双醉眼,双唇焦急的寻找着添堵。

  当棒子的双唇贴近了小娥的红唇,小娥这才满足的咛了一声。

  下面的物件,压在了小娥的芳草上面。

  尽管沼泽泛水,滑的如同冰霜地面,可是物件太涨太大,棒子和小娥同时扭着屁股对了半天,也没有顺利的合二为一,萝卜进坑。

  努力了一阵,小娥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节奏了。她将一只手伸了下去,摸索着抓住棒子的尘根,然后引领着大大的物件。

  当光头终于找到了滑泽,唯一的选择就是一头把自己载进去。

  那种电击全身般的震颤让小娥忍不住**了一声。

  犹如一声叹息,无以复加的满足。

  棒子双手撑在小娥的胸脯两侧,两腿紧紧的夹在一起。而小娥的双腿,不知何时缠在了棒子的腰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