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当前位置:乱小说 > 乱云飞渡 >

第十五章 再一次恋爱,爱上公主姗姗

  ——  15.再一次恋爱,我爱上了美貌纯情的B市公主姗姗
  我常上林叔叔家吃饭,有时陪媚姨聊天。姗姗就在市里的艺术学院读舞蹈专业,因媚姨知道艺术学院都是早熟的(因为她也是某艺术学院出来的),特别是现在,每天还没放学,就一排排的小车在门口等着了。这些漂亮的女学生们之间都在比来接自己的小车是不是比别人的豪华。上车以后就向那些或老或年轻的老板们发嗲。所以媚姨和林叔叔不给姗姗住校,每天要她回家住。
  姗姗渐渐地对我从羞涩到主动,常让我和她一起去购物什么的,我当然知道她是对我有了好感,虽然我已忘记了和春姬的失恋,但我则觉得姗姗她高不可攀的,因为她毕竟有那么高的地位,她是那么美丽纯洁,而且她才十五岁呀。我努力克制自己的热情,因为我还怕给林叔叔和媚姨知道。
  但不久,媚姨显然看出苗头来了。一次,姗姗不在时,她对我说:“小峰,姗姗对你挺有意思啊。”
  “没有,没有呀……哦,姗姗……挺可爱的……”我一下摸不清媚姨的意思,支支唔唔道。
  “现在的孩子就是早熟,十多岁就知道谈情说爱了吔。”媚姨道。
  “就是,昨晚电视模特大赛,有一个女孩才十二岁,看起来象二十岁样子了。”我不知媚姨想什么,就附和道。
  “姗姗也长大了,她想谈恋爱我和她爸爸也管不了,但只要她正正经经地谈,不要跟那些一样到处鬼混,我就怕她这点哩。”媚姨说。过了一会,她见我不作声,道:“小峰,你不试试去追姗姗,啊?”
  我语无伦次,“这……这……媚姨,我配不上她的,你们对我这么好,我………”
  “你呀,不想做我女婿?其实你很优秀的,头脑灵活,聪明恳干,主要是人老实。跟你一样优秀的男人很多,但没有谁有你那么可靠,那么有安全感……这样的女婿,当然不能给人家当啦。”媚姨笑道。
  “我……没那么好……”瞬时,我想起了那晚我强奸姣嫂的事,如果姣嫂报案,我就是一文不值的强奸犯,而且这事要让媚姨或林叔叔知道,对我的一切评价都跌到最低点。
  “怎么?看不起我们姗姗啊?”媚姨嗔道。
  我慌忙道:“不……不……”从心眼里感激媚姨,恨不得跪在地上给她磕几个头。我发誓再也不犯那晚的错误了。
  说真的,我那次还在部队里和阿东来林叔叔家,姗姗还是十多岁的小姑娘时,我就看得出她一见我就心跳脸红,还在我后面老向阿东打听我,因她太小,我没在意。
  一个多月时间,我和姗姗已经是如胶似漆了,从约会,逛街,拉手到接吻拥抱,刚满十六岁的她不胜羞涩。她告诉我,她们学院,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有了异性朋友,有好多女同学是大老板的情人。学院很多人在追她,但她却看不上,弄得现在没人敢追她了。她说,从一开始,她见到我,就喜欢上我了。听到姗姗的诉说,我更是对她爱怜,紧紧地抱住她。
  然而,25岁的我,一旦尝到女人,一个多月不尝如何忍得?何况还有一个天仙般的小美人在怀。每当我拥抱姗姗时,我下身自然硬涨起来。我那硕大的下体,姗姗自然容易感觉到,她满脸通红,看着娇嫩欲滴的美少女,我忍不住狠狠再亲几口。
  那天晚上,媚姨和婷婷出去了,小保姆也回了家,林叔叔一般很少在家的。我等姗姗一起去玩,姗姗正洗澡,我在外等着。一会儿,她洗好了,坐在沙发上用手巾抹湿发。我在一旁等着。姗姗身着白色的晚装裙,抹了淡淡的口红,看着她那美丽可爱的样子我又忍不住抱住她,轻轻吻着。姗姗在我怀里一动不动,微眯着眼任我吻她,而她面狭渐渐潮红,呼吸急促起来,我深情地吻住她的樱唇,姗姗的唇软软的,我忘情地唆吮着姗姗那柔软的小嘴。
  看著她上圆下稍尖的脸,脸上的皮肤很是柔嫩,仿佛吹弹可破,一双水汪汪惹人怜爱的大眼睛;小巧而直的鼻梁;红红的樱桃小嘴;配著一头散发著香气的长发,绝对是小美人胚子。那发育未全的胸部不算大,但由於身体纤长,小胸脯却显得很和谐,一米六七的个子,双腿是她最迷人的部份,由于是搞舞蹈母亲的遗传吧,姗姗腿比上身长出许多。一双细白的小手儿,一对小巧玲珑的嫩脚。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在紧窄的套裙下起伏,那样子,就和《金粉世家》中的刘亦菲一样美貌,清纯,可爱。
  啊,这就是我未来的妻子。而现在她还是那么的幼嫩,象一朵刚开的花苞,让我欲采却不忍。我搂着她那扭动那小蛮腰,下体早已硬涨不已,我的右腿不知不觉地压入她的双腿间,大腿来回摩擦她的敏感部位,姗姗嗯了一声,娇羞地微闭双眼,轻启樱唇面对我,她的红唇晶莹透,吐气如兰。我又轻轻地吻向她的小嘴,姗姗嘤的一声,软倒在我怀里。我感到她的嘴温温湿湿的有一种很香的味道,过一会儿她双手环住我的头颈紧紧抱住我,头斜靠我的脸颊上,我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传过来,我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与她和她舌头纠缠在一起,搅动着,当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肆无忌惮的追逐着她的香舌的时候,她的身子似乎是因为紧张而轻轻抖动着。深吻让我和姗姗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我却将自己的舌突然顶入她喉咙中,姗姗“唔”一声,更用力搂紧了我。
  我陶醉着,也紧紧搂着姗姗。她香郁的发丝拂在我耳边。我不禁低头埋入香郁的发丝中,把手轻轻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感觉真好啊,绵绵的,滑滑的,像一块白玉,没有一点瑕疵。我的手就在她大腿上游移着。
  媚姨她们都不在,我有点忍不住了,把手慢慢向她裙子下边移动,她发现了我的意图,用手轻轻推我的手。但我手继续前进,很快就到了她大腿根部,她只能将腿夹紧,由于我从婶婶、姣嫂还有美黛妹那里得到丰富的经验,所以姗姗这样并不会妨碍我,我的手指穿过夹的很紧的腿缝,隔着裙裤在她下体上来回抚摸。她嘴里发出了很轻的喘气声,一会儿,她大腿自动张开了一些,我中指在她那处女地中间缓缓轻柔来回抚摸,姗姗小脸红涨,兴奋与羞涩洋溢在她脸上,对我的动作欲拒不能,欲纳却羞。
  不一会,姗姗双腿间的裙子湿了,她的喘气声始终很小,她一定是努力的憋着,不让自己发出很大的声音。我又进一步加大了攻势,但手从她裙摆底探入,把她的内裤慢慢往下拉,我另一手环抱住她的腰,她靠在我肩上娇喘着。
  我撩起了姗姗裙子的下摆,看行见她两条裹在丝袜里的美腿局促地交织在一起,膝盖处是白色的内裤,丝袜与内裤中间的两截大腿裸露在灯光下,泛出嫩白的肉光。我用手抚摩着她柔软的脚踝,看着她两只秀美的脚害羞地勾在一起。我将她丝袜慢慢褪了下来,两条白润修长的腿完全裸露了。
  我褪下姗姗的内裤,一只膝盖顶住她的一支腿,用手把她另一支腿抬起来,她下体扭动着不让。但我还是打开来了,姗姗那美妙的小嫩穴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她一条细细的红色肉缝,两边是凸起的肉包,上面是一些小亮毛,短且柔软。我一手握住她的美丽迷人的玉足欣赏着姗姗裙内的风光,姗姗的脚趾着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手感肌肤很滑,我不禁轻揉起来,渐渐地用力猛搓她的嫩脚仔。姗姗不停在喔喔的叫,我边摸她的玉足边看她那双美腿和她的双腿间的小嫩穴。我忍不住了,一下子抓住她的双肩,将她按在沙发上,然后用嘴封住她的唇。她的身体十分软嫩,尤其在连一点反抗都没有的情形下,更显现出她的柔弱,令人爱怜。
  我边吻着她双手边在她胸前搓揉着。在我的揉搓之下,像是按下了**的开关,姗姗情不自禁的低声呻吟起来,迷人声音断断续续飘进我的耳朵,和着轻轻摆动的身躯发出的少女幽香,我的手在她缎子一般光滑的后背和臀部放肆的来回游走,她两片温湿润的唇贴在我的唇上。我双手伸进她的上衣,握住她的**,手指逐渐灵活地捏著**。渐渐地我感到它硬了起来。我摘下姗姗晚装肩部的吊带往下拉,露出奶黄色的乳罩,我便将她的胸罩脱了下来,姗姗白皙的胸部露出来了,那雪白的**,发育末全却挺立着。我玩弄姗姗的**。她的身子顿时僵硬起来,唇也离开了我的唇,我的嘴趁势从她的玉颈滑下去,擒住了她挺立着的**。姗姗的呻吟又响起在我的耳边。**在我的口腔里滑来滑去,不时受到牙齿的轻啮和舌头的吸吮,已经肿胀的如同一粒黄豆般。姗姗的双手紧抱着我的头,每当我听到她的呻吟开始变调,我的头发就会感到一股后扯的力量。一会儿,她突然狠命地我的头压在她的乳上,身子轻乔轻动,胸膛急剧地起伏,她的下体一缩,小嫩穴中流出汨汨琼液……
  我心更是爱她极了,小声的在她耳边说:“我想和你疯狂激烈地**……”说完便趴到她身上,“我爱你……我好爱你……”
  姗姗喘息着,呻吟着,用嫩白的粉臂紧紧搂着我……
  我继续往下吻,小腹,大腿………姗姗的裙幅已缩成一团在她小腹处,随着我的往下,姗姗那美丽的小猫咪正呈现在我眼前!我欣赏着她的小嫩穴,两片肥美的**正慢慢显露出来,姗姗娇喘着,下体不住扭动着……我用沙发垫垫起姗姗的臀部,抱住她两腿根,把脸埋进她两腿间,用舌尖舔她那可爱的小嫩穴,那包子,那肉缝……姗姗浑身颤抖着,不自觉地抬高你的臀部,**泊泊地流出,她张开双腿好让我能充分亲吻她的洁净的嫩穴,我疯狂地亲着姗姗的大腿根,姗姗的大腿光洁如滑,还有一股迷人的香气,姗姗一阵乱颤,花心如被雨淋般动着。我再也耐不住了,大力地吸了吸她的小嫩穴,姗姗如同蹦溃了,不住大声呻吟起来,无法保持她那平时的矜持。
  我身子倒在了姗姗**裸的身上,她的双峰顶着我的胸部,感觉真好。看着她那美妙的身子,我牢牢地压住她,脱下自己的衣裤后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双峰,硬涨的玉茎往她的胯部贴去。
  姗姗不知如何就我,我拉过一个沙发垫在姗姗的臀下,我双手伸入她双腿间,缓缓撑开两腿,改变姿势位于其中,随著角度变大,我甚至看见她的处女膜。我的腰轻轻往前一送,玉茎准确的顶在了湿润的小嫩穴,略一滑动,就找到了位置,**分开了肉缝,我一用力就挤了进去。
  然而姗姗的**太紧了,我使劲捅却进不去,姗姗却痛得连连叫喊着,我停下来,安慰她不要怕,我将玉茎到姗姗腿根附近沾了她先前流出来的琼液,这下果然很滑,趁着姗姗分神放松那一下,我一用力的**扑哧一声整个塞入了姗姗嫣红的小嫩穴,狠狠用力一顶,地将姗姗的处女膜戳穿,而我下身竟也有撕裂般火辣辣感觉。
  只听姗姗痛得“啊!”地惨叫一声,我一惊主,停下来,轻轻地安抚着她,她已是哭起来了。
  我慌了,连问道:“姗姗。怎么啦?是不是很疼?”
  姗姗道:“嗯……疼……峰,我好幸福……”过了一会,她道:“峰……我不怕……”
  我听到姗姗如此说就放心了,但我仍插在那里没动,我只是在感觉,我的玉茎被姗姗的小嫩穴紧紧地箍起来,特别在浅处也就是处女膜地方更如同一个强力橡皮箍,竟箍得我那里隐隐生痛,我的玉茎只插入了一小半,露在外面的由于姗姗怕疼便用手握住了。我奇怪的是当年我破妹妹时是比姗姗容易多了,而且妹妹也没那么痛苦,况且妹妹那时年纪比现在姗姗小三四岁,身子也比姗姗矮一大截。后来我才知道,我当初很容易破妹妹的原因,一是当初我的玉茎比现在小一些,这几年来,我身子虽才长高了两公分,但玉茎却长了两公分,已达二十五公分,而更比以前粗了一圈,是因为我在部队时不但练强了身体,还经常**练壮了玉茎。二是当年妹妹年纪小,那地方嫩,一破就到底了。三是当时妹妹的心情很放松,主动勾我,而不象现在姗姗那样紧张而肌肉发僵。
  我温柔地吻着姗姗,并不断地抚摸她的脸庞、颈部、**、小腹和大腿内侧等处,不久,姗姗小嫩穴处便是开始有滑动黏腻感,我稍微调整一下,试着慢慢顶进去,那小巧可爱的嫩穴肌肉紧紧地含住我粗壮的玉茎,似乎里面长了无数个小嘴在吸吮着我的**。我见姗姗没有很痛楚的表情,于是缓缓地来回抽着。姗姗蹙起的眉心渐渐舒展,俏脸上微微露出些许舒服的表情,她发出了愉快的呻吟声,我渐渐地加快了速度,玉茎在姗姗的小嫩穴和进出出,上面沾满了她的处女血,而且沙发上也流了一些。姗姗紧紧搂住我,长发覆掩住她的脸,黄色的乳罩掉落在地板上。我盯住姗姗胸前那对稚嫩而挺立的双峰,看到如此高贵的小公主如今被我奸淫,更觉得刺激十分,玉茎暴涨,顾不了姗姗那不知是疼还是舒服,连连猛捅猛插,由于多天来的积蓄,再加了姗姗小嫩穴紧的缘故,刚十多分钟,我感到下身涌一股快感,一大股精液飞射而出,直达姗姗肚子深处,那种爽的感觉使我连连颤抖……
  过了好一会儿,我轻轻地从姗姗的小嫩穴里把玉茎抽出来。再看姗姗,已经是泪流面,不住在低声哭泣。我俯下身轻轻问道:“姗姗,你怎么啦?”
  姗姗不理我,过了一会,她才用哭腔说:“你一点不爱我,呜……”
  我边道:“姗姗,我很爱你的,我一辈子爱你!”
  “你刚才根本不管我。”
  “姗姗,我对不起你,是我错了,我一辈子对你好。”
  说完我扶姗姗坐了起来,搂住她,轻轻地安慰她。
  姗姗倚在我怀里,我偷偷看,她小嫩穴已是有些红肿了,而且我刚才放入她穴里的浓精这时也流了出来,和着她的处女血直流到沙发上。姗姗发现我在偷看她羞处,连忙用裙幅盖住下体,我也帮她把晚装的吊带重新系到她肩上。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我玉茎又一次硬涨起来,高高翘起。姗姗看见了,把头扭到一旁不敢看。我拿过姗姗的小手到我玉茎处握住我的玉茎,说:“姗姗,刚才就是它坏,你惩罚它吧。”
  姗姗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连打我,“你好坏,你好坏!”接着,紧紧地靠住我在我耳边小声道:“以后,我再也不准你这样了,好疼。”
  本打算好好哄她再来一次,但见她如此害怕,顿时惜香怜玉起来。我把她抱到她房间,再来清洁沙发。当一切收拾完毕后,我才来到姗姗房间中抱着她,而姗姗虽被我伤害了,但她却感到无比幸福,脸上洋溢着笑容,紧紧地依着我,我抱着美丽纯洁的小美人,心里陶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