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当前位置:乱小说 > 乱云飞渡 >

第三十一章 争斗

  ——  争斗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是一个集中的权力,否则争斗就在进行。
  争斗是复杂的,但我此文着重不在于描写这些方面,而是记录我与一些女人的韵事,所以对帮中的争斗就一笔带过,交待清楚就行了。
  几年前由于“教父”把师父“昌叔”赶下来,自己坐了第一把椅,给帮里带来了分裂的因素。
  又是几个月过去,“金刚”文强对“教父”越来越不满,另立山头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他早就招募了一大批人马,干得越来越火,势力越来越大,与别的帮派争地盘,贩运毒品数量越来越大,做得越来越公开,甚至在昌叔暗底下的支持下,开始叫板“教父”了。
  但我心里明白,“教父”是把我当作自己人。而昌叔对我是怀有戒心并持拉拢的态度的,但金刚对我是不屑一顾的,他认为凭他的能力争一块地盘与“教父”抗衡不在话下。
  由于金刚挑起的事端,本帮立即受到别的帮派的的一致声讨,并且近段时间来,公安部门也对本帮的几起案件引起了重视。
  为此,“教父”专门找来金刚,教训了他一翻,并通知昌叔,如同金刚再这样,必会引起本帮的覆没,如果金刚再自作主张,就废了他。
  我知道,多年以来,“教父”早就成了口蜜腹剑的人,表面不作声,背后置人于死地。他这样说金刚,那是一方面对兄弟尽了情,另一方面说到做到。
  想不到的是,金刚竟会提前下手了,他在酒店摆了一桌,说是为了道歉,我和“教父”去了以后,才发现不对,金刚和五个膀圆腰粗的打手坐在那里,而“教父”只和我还有另外一个随从。一进门,门就被反锁了。气氛很是紧张。
  金刚叼着一支雪茄,旁边一人给他点燃了,他那派头真如一个老大,他对“教父”说:“老大,几年前,你把我老头请下老大位置,现在该让回给我了,怎么样?我不会亏待你的。”
  “教父”道:“你小子想干吗?你坐得成吗?”
  “我现在兄弟不比你少,但比你狠,好几个有人命在身,只怕你不让也不成。”金刚朝旁边一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马上一把尖刀对住了“教父”的心口。
  我一见,忙过去推开,“干什么,有话好说。”
  那人刀子一划,向我划来,我一闪,另一个持刀过来,金刚说:“放倒那小子,教训一下,别要了他的命……”
  金刚话音没落,“呯!”一声响,金刚捂着胸口瘫在椅上。“教父”手中一枝手枪正指着另一个保镖。金刚挣扎道:“杀了他们!”
  “呯!”又是一枪,另一个保镖腹部中弹,而攻击我这两个却被我打倒在地。
  其他人呆了,不敢再动。金刚没想到“教父”会有手枪,平时只知道有一些滑膛枪或是杀伤力不大的手枪。他见大势已去,对我道:“没想到,你,好一个妹夫……”
  我也没想到会如此。忙打电话叫来救护车,到医院时金刚已死亡,那个受伤的保镖总算捡回一条命。
  “教父”打点好医院,着手处理帮中的事,金刚那些喽罗全部归顺了“教父”。
  “教父”一不做二不休,召来昌叔,昌叔失子之痛,也不顾性命了。“教父”给他两张机票,限他两日之内飞到贵州,以后活动只能在贵州。昌叔不但要跟“教父”拼命,还扬言要杀了我,在他看来,纳我做女婿,是赔了女儿又折兵了。
  我到昌叔家时,他已当我做仇人,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想到在这样的圈子里,只有互相利用的关系,况且这对削弱他们的势力,有利于我的工作。想到我刚到帮里时,昌叔的各种陷害,我原对他也是仇恨的,嫁女儿给我只不过是他的赌注。
  我本想劝一下昌叔,但她们一家对我充满仇恨。我也不劝了。婧如更是对我这种小人咬牙切齿。婧如对我是失望,被背叛,被出卖的感觉,她伤心欲绝,声明与我断绝关系,回家陪母亲等一死。但其他人,都慌里慌张的,除了婧如,唐婉娟、袁静、甚至是金刚的妻子昌叔的儿媳都在求昌叔带走她们。
  但我没见昌叔的大老婆,我还从没见过昌叔的大老婆,昌叔很少到她那里,她管理一个帮里的小商场。
  因只能带走一人,昌叔最后只带走了唐婉娟,他认为袁静还年轻,自己一旦没势力了,袁静就靠不住了。
  “教父”宣布,从此,昌叔的地盘归我掌管,他的全部财产也归我。
  接下来要按帮规处理昌叔的亲人,昌叔亲人中男性成年的要废掉(但现在昌叔已没有男性成年亲人了),未成年的小孩则要带到偏远山区去卖了,而成年女人就要卖到更偏远基本无法走出来的山区给人一辈子做老婆或是卖到海处做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