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流氓医生》

当前位置:乱小说 > 山村流氓医生 >

第057章:遍体鳞伤

收藏方便以后阅读:

 如此跟着老人和白雪便来到了附近的一家茶馆,这茶馆,依旧在繁华的永和街上,其实在前期,在中国,流行时髦的还是喝茶,西方的咖啡文化虽然已经传入,但还是为了盛行的地步,相反喝茶依旧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白雪带李壮来到的地方算是广州城数一数二的茶馆了,倒不是茶馆的面积大,而是这家茶馆算是整个广州城首屈一指的茶馆了,论年代论口碑都没有哪家茶馆再比的上。
    李壮站在茶馆前,只见那牌匾上写着:“永和茶馆”四个醒目的大字。
    三个人进了茶馆,找一座位坐下,店小二很快上来了,客气地问道:“几位客官,请问要喝点什么茶。”老人想都没想:“来三杯上好的龙井茶吧。”
    李壮一听,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心想这上好的龙井茶可是价格不菲呢,于是急忙说:“不要,不要,随便来点便宜的就行。”这时一旁的店小二倒是开口了:“这位客官尽管放心好了,这龙井茶在我们永和茶馆里也就算是一般。”
    “哦。”李壮再次应了一声种,心想这还差不多。
    很快,冲好了龙井茶便被店小二端了上来,这里面的描述和老舍话剧茶馆里的差不多,反正偌大的一间屋子里坐着的三教九流的都有。
    有遛鸟的,有谈论国家大事的,当然也有悠闲哼着戏曲的,还有一些,一看就是落寞的满族旗人,如今大清朝倒掉了,他们没了保护伞,也是一身的寒碜,三五两群地聚到一块,一直在抱怨,说日子该怎么下去啊,家里的米越来越少。
    李壮内心里一庆幸,你们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呢。
    茶上来的时候,这时白雪很有礼貌地将茶给李壮满上,接着对李壮说:“公子,请喝茶。”
    李壮说了声谢谢后,急忙端起来抿了一口,这的茶还真的算的上是茶,正宗货,不像21世纪,21世纪的那些商人可以说是真正的奸商,全都是变了质的狗杂种,能往什么里面都掺上化学制剂,所以东西虽然看起来和正常的没什么两样,但是一喝,熟悉门道的人还是知道不纯不正,明显是做了手脚的,但这的东西不同,却是货真价实的。
    尤其是茶,轻轻抿上一口,却似是品到了世界上最极品的饮料,香甜入胃,万分可人。
    于是喝完后那万分享受的表情真是……
    白雪这时问了一句:“公子,怎么样?”
    “好喝好喝,我从来没喝过这样的好茶呢。”李壮万分欣喜地说到,这一说可把老人弄的糊涂了,是啊,这李壮看上去,穿的一看就像是个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连这很普通的龙井茶都没喝过呢,但没好意思开口问,于是转弯地问:“怎么,公子还没喝过这样的茶,敢问公子是干什么的呢?”
    “我啊……”李壮放下手中的杯子,若有所思地思考了一会,接着说:“我嘛,也就是一当兵的。”说罢冲老人和白雪笑了一下。
    “当兵的?”显然,这时白雪来了兴趣,于是接着问:“敢问公子在哪当兵,是谁的部下?”“蔡锷。”李壮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
    “啊!原来是蔡锷将军。”白雪惊讶地喊了出来。
    “怎么,你……你也认识蔡锷?”李壮直望着白雪。
    “恩。”白雪坚定地点了点头,继续说:“虽然未曾谋面,但是听说过蔡锷的大名,想不到你竟是他的部下。”
    李壮这时不再说话了,却是没过多久忽然听到外面又是一声响。
    接着闯进来的人便大喊着:“是哪个不要命地敢欺负我家兄弟!”
    原本热闹的茶馆被人这么一吆喝,立刻鸦雀无声了。
    李壮见闯进来吆喝的是一个更加人高马大的男人,与此同时,他身边还有一个直满脸伤痕的汉子,李壮定睛一看,这不是刚刚那帮人吗,瞬间,内心的愤怒再次被激发了起来,心想,这狗杂种还没完没了了,看不好好教训他一下。
    茶馆的老板显然对于如此突兀而野蛮的来客显得有些畏惧,忙客气着走到面前,连声说着好话,男人却并不买茶馆老板的帐,只是一把抓起他的衣领,接着野蛮地将其对前面一推,就见茶馆老板整个身子先是一个巨大的踉跄弹出一段距离,接着扑腾一声撞在一张茶桌上,又是扑腾一声,仿佛地震了一般,那茶桌也摇摇晃晃不稳当,桌上的茶具纷纷凋落,一个一个撞到地面上,爆发出清脆的声响,茶馆老板却没来得及喊痛,只望着自己四分五裂的茶具有些欲流无泪的悲伤,这时那个遍体鳞伤的男人野蛮地冲了上去,于是跟着一大帮人的拳脚便开始落在茶馆老板的身上,李壮这时实在忍无可忍,只见他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先是冲到其中一个打手面前,只是用力抓住他尚没完全剪掉的半截辫子。
    那个打手先是痛的一滋牙咧嘴,接着李壮豆大的拳头便冲了上去。
    这时所有人都呆住了,当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遍体鳞伤的男人显然有些害怕,急忙躲到他的头头身旁,说了句:“大哥,就是他!”
    李壮这时又说:“要打咱们去外面打,别在人家的茶馆里闹事,算一般什么东西!”
    说着李壮径直走到茶馆外,那帮打手那紧追了出去。
    为首的人高马大的男人足足有一米八六高,看上去比李壮整整多了一个个头,尤其是脱掉衣服之后那膀子上的肌肉,让人看到后不禁都葚的慌,看到这,李壮忍不住咽进了一口口水,这时男人发话了:“小子,你有种,还没有人敢在我三德子的地盘上撒野呢。”
    听到这样的大话,李壮算是知道了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名叫三德子。
    “那又怎么样?”李壮一点也不畏惧。
    “呵呵。”三德子只是一阵冷笑,“你太牛了,还伤了我的兄弟。”
    “别废话,要打便来,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平日里最看不惯你这帮地头蛇。”
    因为愤怒,李壮也握紧了拳头。
    “我看你是找死!”三德子已经不由分说地将那巨大的拳头砸了上来,李壮也不是吃素的,先是灵活地躲过了一拳,接着另一拳便重重地落在了三德子的肚皮上,李壮自觉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哪知道再看看眼前的三德子,屁事都没有,仿佛李壮刚才的拳头就是给他挠痒痒的,这使李壮不由地想到了李连杰电影里的画面,有这么一个镜头,李连杰单挑三个日本相扑,拳头虽然落在那些相扑巨大的肚皮上,却屁事都没有。
    还真有这样的人,李壮再打一拳,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三德子先是低头对其一笑,接着虎盆大口便爆发了出来,只听的到一声狮子吼,接着李壮还没来得及跑,便觉得整个身子被三德子一把抓了起来,没过一会,李壮就被三德子举过了头顶,先是转了两转,李壮被转晕了,觉得天旋地转,接着扑腾一声,身子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一下子,给李壮的感觉,似乎全身上下的内脏都要一股脑地迸发出来,难受极了。
    是的,三德子用了很大的力气将李壮举过头顶又将其重重地摔在地上,李壮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这招太猛太狠了,让李壮努力了好多次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而看到自己的杰作,三德子显然很满意,他不可一世地一吸鼻子,接着命令手下的弟兄冲上去费了李壮,李壮只觉呼吸急促,凭着自己学习的西医知识,他心想:“老天呀,不会气胸了吧。”却是当三德子的手下冲上去的一瞬间,枪声响了起来。
    是的,没错,那确实是枪声。
    不是三德子人放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只见整条永和街,当大家听到枪声的时候纷纷都趴倒在地了,这样开枪的人终于显露了出来,那不是别人,而是王民。
    只见王民手持一把盒子手枪,他快速地冲上来,身后跟着其他的弟兄。王民的到来确实救了李壮,要不然李壮还真不知道要被这帮混蛋揍成什么样,三德子即使再有本事,他也抵不过手枪的威力,这不,带着他的一帮手下刚要掉头鼠窜,却被王民一下子拦住了,王民看了看躺在地上满身是伤的李壮,自然心里一下子就火了,于是彻底爆发了出来,用手枪指着三德子的额头说:“你他娘地敢动我兄弟!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一把盒子手枪抵在自己的脑门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三德子自然心知肚明,于是一瞬间,他软掉了,两个膝盖也一下子不听了使唤,扑腾一声对地下一跪,接着当着王民的面求饶起来:“三德子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兵哥哥饶命啊!”
    这王民与其他的弟兄不一样,出来时都一身军装革履的,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部队当病的,李壮虽说满身是伤,但也没太大关系,被几个兄弟搀扶了下,还是站了起来,但伤口却是火辣辣的痛,白雪和她爹此刻也已冲到李壮面前,尤其是白雪,万分关心地问:“没事吧。”
    望到白雪,李壮还是强装笑容,大手一挥:“没事,没事,这点伤算什么。”
    且说王民还在气头上,要知道这三德子可惹错了人,惹李壮,那可真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再加上往日里王民最爱打抱不平,见到什么看不过去的事都要伸手帮一下,有一次教训了袁世凯手底下的一员大将的儿子,那大将愣是要枪毙了王民,王民倒也不怕,后来多亏了袁世凯出马,这事才算了解,如今王民再次咆哮了。
    三德子直吓的没过一会尿都流出来了。
    这时李壮走到王民身边,王民看了一下李壮,关心地问道:“兄弟,没事吧?”
    李壮咳嗽了两声,望了一眼刚才还万分嚣张如今已是软茄子一个的三德子,忿忿地说了句:“你倒是这永和街的地头蛇啊,没人敢拿你怎么样是吧。”
    话音刚落茶馆老板就冲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硬是求王民和李壮为他做主,通过他的哭诉,原来这三德子仗着自己和警察局局长有交情,所以一直在永和街胡作非为,除了平日里在永和街上收些保护费之外,更严重的强抢民女,无恶不作,凡着在永和街做过生意卖过艺的小贩,一提起这三德子,那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大家都挨过三德子的揍,也告过救过,但到警察局里挨的更狠,没办法,要生存,到别的地方一分钱都赚不到,在这永和街虽然挨些揍,但好歹也能赚掉钱养家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