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邪师》

当前位置:乱小说 > 乡野邪师 >

101 网友

    全身上下三处最敏~感的地方被马二狗同时玩弄,立刻提高了谢玉琳的兴奋度,只见她全身开始更加激烈地扭动。i^马二狗知道这女人的高~潮就要来临了,於是他解开了谢玉琳手上的绑缚,把她身体翻了过来,让她趴在床上用四肢支撑住身体,然後马二狗从後面分开谢玉琳两片雪白的翘~臀,露出了湿漉漉的桃花源,然後挺起大东西就插了进去。对男人来说,从後面送入女人的身体有一种极具蹂~躏性的快~感,而对女人来说则有一种恐惧的快~感。这种姿势使谢玉琳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只感到自己的身体随着大东西的送入而不住地运动着,周围的一切彷佛离她越来越远,桃花源中越来越热,一种麻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终於随着她一声呻~吟,一股温暖的液体急喷而出,谢玉琳第一次达到了巅峰,随後她也无力地瘫软在床上。

    而马二狗也感到一股液体喷到了自己的大东西上,自己的目的终於达到了,於是他也开始了最後的进攻。在十几下激烈的抽~插後他终於也喷发了,一股滚烫的东西喷入了谢玉琳的桃花源深处。

    这一夜说不上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马二狗分明感觉到没什么效果的嘛,还有自己这不打招呼就在外面住了一夜,回去该怎么和美树解释呢!

    好在第二天回家的时候马二狗发现美树也没有给自己甩脸色,还很是和颜悦色的问自己怎么没有回来睡,马二狗推说自己喝醉了,去同事家里面睡了,其实美树明白得很,在日本的男人,要是结了婚之后,女人的地位是更加的低下的,马二狗好在也没有什么脾气上的毛病,再加上现在两人都还没有结婚的,自己又能怎样呢!

    马二狗心里面还有点愧疚感的,一连两天都没敢碰美树,但是想着这时间越来越近了,万一和田稻夫就要自己给他占卜了怎么办!

    马二狗开始上网上的聊天室里面去找找看,万一是自己的对象总是这么几个人,这些人身上该被自己吸收的都吸收了,是不是要换一个人来试试看呢。

    马二狗把照片放了上去,没隔多久就有人来约了,马二狗徘徊着,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陷进,想了半天,马二狗决定还是去试试看,毕竟自己还是得罪不起和田稻夫的!

    按照了她给的地址,马二狗找到了那里,按下了门铃。

    足足等了几分钟,从开始按门铃时的兴奋与激动甚至害怕,到几分钟后的失望,马二狗我心情极其波动,在马二狗失望得要离开时,却听到了开锁声,只见一个头发盘在头上,容貌清秀的年青少妇从开着的一点门缝望着马二狗,她深深地看了马二狗一眼后轻声疑问道:“你找谁?”

    难道被耍了?马二狗迟疑着一下说道:“我找春子。”

    “嗯。快进来。”她望着马二狗几秒钟后,终于露出了笑脸,笑得很灿烂,并侧到一边拉开门,自己却躲在门后。马二狗走进房间里,才发觉她双手扯着一条大浴巾捂着身子,脸红红地望着自己。

    马二狗顿时感到很有意思,但也担心落进陷井里,谨慎地望了望里面才走进去。

    只见她待马二狗进了门,立即关上房门,脸红红地说道:“我不知道你来得这么快,刚才正在洗澡,听你按门铃好久了,怕你走,只好这样来开门了。你坐一下,我就快洗好了。”

    她说着笑望了马二狗一眼,快步向卫生间走去。马二狗朝她背后望去,哦!她背后竟是全果着的,肌肤很白嫩,翘~臀很丰满、很大,背部的弧线更是非常优美、迷人。

    她快进到卫生间里时,还扭回头来对马二狗嫣然一笑,令马二狗的大东西立即动着一波波地翘挺了起来。马二狗四下仔细巡视了一下房间,确实没有任何异状后,这才心安地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她穿了一件无领,无袖,布料轻薄的兰底缀小白花的连衣裙出来,双手拢着披肩散发走到马二狗面前,坐下,就在这一瞬间,两人好像都觉得没有什么话说,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这种情况真的很尴尬,马二狗努力想找个话题调节一下气氛,但不知怎么自己的舌头好想打了结不会说话了。最后还是她先做声了,冲着马二狗含笑道:“我倒杯茶给你。”

    “不用了。”马二狗客气地说道,同时为春子初次见面的落落大方和风留作态感到不虚此行。她甜甜地笑了笑,仍转身去为马二狗冲茶,然后坐在马二狗身边含笑地望着我说道:“我还以为你一定是一个很粗壮的男人呢,没有想到你这么斯文。i^”

    马二狗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戴了眼镜,看起来样子的确斯文,和实际年纪不符,平时别人都以为马二狗还在大学读书。这么一个来回两人之间的那种紧张气氛顿时缓和了很多。

    马二狗这时已经发现她连衣裙里没有穿内小衣裤,美妙的胴~体半隐半现,让马二狗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欲~望。从与春子这段时间的聊谈,虽然两人没有谈到性的方面,马二狗感觉到她是一个比较风情的女人,但见到她,令马二狗对她产生了一股很奇异的冲动,按奈不住强烈的情~欲,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春子似乎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不反抗了,很温顺的躺在马二狗的怀里。这让马二狗更加放肆了,右手从她裙里,并摸到她的大

    ~腿根,用几个手指勾着她的桃花源,中指在寻找她的桃花源口。

    “你真是色~狼,我这是引狼入室了。”春子面颊嫣红,咬着嘴唇,一双美丽的眼睛有些温怒似地瞪着马二狗,只是象征性地反抗几下。

    马二狗搬动她身体令她仰身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右手掀起她的裙子欲摸弄她,她脸上做出恨恨的样子不停地扭动着上身,而她下~身却自动摆出右脚踩在沙发上,左脚直伸在沙发下,双腿张得大开的姿态。叫马二狗心态百味,欲罢心不甘,真不知春子是不愿意,还是发~浪了渴望男人。

    春子的腹~尖圆弦很优美,只生了一小撮萋萋芳草,大桃花瓣上没有萋萋芳草。马二狗一边玩她的桃花源,也在仔细检查她是否有性~病,并试探地问道:“你约我来后悔了?”

    “嗯,我后悔了,我要告你奸~污我。”春子咬着嘴唇还在恨着,下~身却在很兴奋地反应之中。

    “谁叫你在我一进门就光着翘~臀给我看,引~诱我。”马二狗也恨恨地幸灾乐祸着道。

    “就引诱你这个大色~狼又怎么样!你要强~奸~了我,就告你,害你坐牢。”春子更是咬牙切齿地恨恨地看着马二狗。

    马二狗实在忍不住在春子娇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嘻嘻地道:“那我先挑逗你的情~欲,让你欲~火燃烧,要你主动求我交~欢你。”马二狗越来越感到春子是在逗着自己,因为插在她桃花源道里的中指已经感受到她的湿滑。

    “爽死你了!我会主动求你呢?你跪在我面前求我,我都不会动心。”春子的怒气好象一下子不见了,丽脸嫣红地笑着说道。

    “唉!你应该改网名叫冰美人了。我实在是欲~火燃烧了,只好跪着求爱试试你了。”马二狗说道,心里越来越感到了一种对她的亲近感。

    “烧死你活该!”春子又做出一副恨恨的样子,却由马二狗摆弄她坐直身子后,把她大~腿张开,中间放了一块沙发坐垫后,马二狗当着她的面脱光裤子,看她迅疾地看了马二狗好一眼粗挺的大东西后,脸上闪过的一丝渴望,马二狗心里更有了底,笑嘻嘻地跪立在她张开的大~腿中间,双手伸过去,一边隔着她轻薄的衣裙按揉她丰挺的神女峰,一边嘻皮懒脸地笑道:“美丽的小仙女,大东西色~狼向你求爱,你答应吗?”

    “哼!垫着坐垫跪,一副不诚心的样子,才不答应!”春子好象想笑但还是很费力地沉下脸对马二狗说道。

    “你看!”马二狗将她的裙摆掀开露出她的下~体,把翘挺的大东西按平后刚好对着她的桃源洞口。“我跪着的高度不够,等你要是同意了,我这样一挺就刚好可以送进去。”

    马二狗说着腰部一挺,把粗挺的大东西一大半一下子送进了她已经流出了蜜~汁的桃花源里。

    她嗯啊地哼了一声,竟是吃吃地调笑着道:“那等你长高了再来向我求爱。”

    马二狗的大东西已经送进了她温暖的桃花源里,马二狗一边抽~送她,一边用双手按揉着她的神女峰笑道:“我都快这么大了,要长高只有等下辈子了。”

    “没有关系啊!我这辈子肯定不会嫁给你的了,你就等下辈子再向我求爱吧!”

    春子更是娇媚地笑道。

    马二狗用力将大东西向前一挺,几乎整条大东西都插进了她的桃花源里,只见她:“嗯啊”地哼了一声,咬着嘴唇道:“想不到你的那个这么粗,这么长。我还没有同意你就插进来了。”

    “我现在不是还在跪着求你嘛!”马二狗笑道:“你不答应我就退出来了。”马二狗说着将大东西一点一点地往外退,她的蜜~汁很多,桃花源又很紧,马二狗明显感到自己往外退大东西的时候,她的桃花源在用力夹紧自己的大东西,当马二狗的大东西头已经退到了她的桃源洞口,已经是无洞可退了,马二狗见她仍是眼睛冷冷地望着自己,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情~欲与自己欢乐,马二狗顿时有些来气,一咬牙就要把大东西头退出她的桃源洞口。

    “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和年龄吗?”她突然很娇媚地望着马二狗笑道。

    马二狗趁机又将大东西往里送,一边往复地抽~送她的桃花源,一边伸手到她高耸的神女峰上轻捻她的两颗已经发硬的神女峰头笑道:“陈某,20岁,未婚,在学校工作,你呢?”

    马二狗又不是傻子,胡乱的说着。

    “我呀?”春子吃吃地娇笑道:“我不告诉你!”,她说完高高地昂起脸,一副得意的样子。

    马二狗顿时装出一副气得青烟直冒的样子,把大东西突然从她桃花源里退出,令她嗯啊地叫了一声,马二狗站起来到沙发另一边坐下,说道:“你更不诚心,都跪着向你求爱了,还戏弄我,算了。”

    只见她对马二狗娇媚地笑着,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起身移上马二狗的大~腿上,伸下右手扶直马二狗粗挺的大东西对着她的桃源洞口,咬着嘴唇,楚楚动人地望着马二狗长哼了一声坐了下去。

    “惹起人家的味口了就想逃走,我才不饶过你呢!”混子哼了几声后,突然快速地耸~动起来并娇嗔着道。

    “只许你吊我的味口,不许我吊你呀?”马二狗也笑了,伸手把春子一件在自己屁~股下坐着了一点的衣服拿了出来。

    “哎,这件是我来时才买的,三折,才二十多块钱,你看我穿好看吗?”她娇笑着动手将她身上的这件薄连衣裙脱了下来,伸手去拿起那件桃红色印花的薄尼龙短袖衫。

    “你的两只神女峰真迷人。”马二狗望着她两只雪白跳~荡的丰满神女峰,忍不住伸手去摸柔。

    “是吗?”春子甜美地娇笑着把神女峰挺得更高,艳美地笑道:“你想吃~奶吗?”

    “当然想!。”马二狗笑道,搂住她的腰,含住她的一只神女峰头吮了起来。

    马二狗含~吮了一会她的两只神女峰头,只见她面颊嫣红地笑望着马二狗道:“你在我里面有二十多分钟,我在网上看有些男人说是猛男,可以搞~女人一个小时,你可以搞多久?”

    “不知道。你今晚试试呗,看我不搞你几个小时才怪。”马二狗笑道。

    “几个小时?天啊!我不是要被你搞死了,我结婚了六年,最长一次才10分钟。”她脸上一副很害怕的表情望着马二狗说道。

    “你身体这么健美、结实、丰满,属于那种很能搞的女人,只会搞得你欲仙欲死。”马二狗笑嘻嘻地说道。

    她笑了笑道:“既然这样说,那就看你有没有能耐了。”她说着穿上那件花短袖衫,衣衫很透明,显得非常性感,马二狗不由赞声道:“真好看,你简直是美丽极了,这么性~感,诱~人性~犯罪。”

    平时在路上也见到一些女人穿这样的衣服,在背后能够看看清清楚楚小衣带子,看前面更是可以看得清小衣的颜色、布料、形状。而她此刻双手拢着披肩长发,高挺着神女峰,两只神女峰半隐半现,更是性~感极了。

    她咯咯咯地娇笑着,柔软的腰部在扭动着,含羞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平时是个很正经的女人,在网上也没有跟你和别人谈到性方面的内容,但就有一种与你很有缘分的感觉,从叫你来到现在跟你这样,我还觉得象在做梦一般。要穿这种衣服出门我肯定里面要戴一只厚的小衣,戴薄的小衣都不敢出门。”

    马二狗笑了起来:“反正我知道你是个很闷马蚤的女人了。”

    “去你的!”她丽脸嫣红娇嗔地扑过来就在马二狗鼻子上咬了一口。

    虽然春子咬得很轻,但马二狗故意“哎哟!”叫了一声,抱起她的身子,将她横放在床上,对她发起了一阵猛烈的抽~送。

    “哎呀!轻点,你的太长送得我好深,胀死我了。”她呻吟着道。

    “我还是第一次遇着这么浪、马蚤的美女,你就好好胀一胀吧!”马二狗哼着猛烈抽~送了她近半个小时,她翘~臀下的床单被她几次涌出来的蜜~汁湿了一小块,马二狗此刻感到大东西的头被她的蜜~汁烫得痒~酥酥的,便停下来道:“床单湿了,下面找什么垫一下吗?”

    她丽脸红艳艳的,羞笑着望着马二狗道:“你好厉害,弄得我出了很多水。拿我身上这件衣服垫垫好吗?”

    马二狗脱去了上衣,动手将她的那件衣衫也脱了下来,然后上床欢着她道:

    “你来巅峰了吗?”

    “不知道,我以前从来没有过巅峰。刚才你发狠的那会,我好象全身都融化了,身子都不是我了的一样,可能就是巅峰吧。”她含着陶醉、迷人的娇笑说道。

    “喜欢那种感觉吗?”马二狗笑问道。

    “喜欢,好爽的。”春子娇羞地含笑道。

    马二狗此刻的大东西又没有那种酥痒的感觉了,便笑道:“那又让你舒服、爽快一下?”

    “嗯。”春子含笑地点点头。

    马二狗将她的双腿抬到肩上,又对她发起了猛烈的抽~插,这一次才抽~插了五、六分钟,马二狗的大东西就被她巅峰到来喷出的的蜜~汁烫得酥痒,我只好向后躲,当大东西退到她的桃源洞口时,春子可怜楚楚地望着马二狗:“不要,不要出去。”并用双手来抱马二狗。

    “再不出来,等你突然反悔了,又要告我强~奸~你怎么办?”马二狗笑道,故意往后退了一些。

    “所以你就要发狠点了,免得得不偿失!”春子~浪~浪~地笑道。

    马二狗无奈地哼了一声,只好又送进去,但不敢快速抽~插,只是慢慢地抽~插着,她呻~吟着道:“哦!送快一点。”

    看她马蚤浪得可怜楚楚的样子,马二狗只好咬了咬嘴唇,果然嘴唇的一些疼痛使大东西没有那么强烈的刺激感了,又加速、猛烈地抽~插她。

    “天啊!你搞死我了!”春子呻吟得越来越大声。幸好开着电视,把她的呻~吟掩盖了不少。

    “怎么样,你满足了吗?”马二狗笑道。

    春子面颊嫣红、情~欲~荡漾地笑着点点头:“你搞了我多久了?”

    “嗯,现在是10点27分,大概是8点10几分开始搞你的。”马二狗笑道。

    春子用非常佩服我的目光望着马二狗点了点头含羞道:“我被你征服了。”

    “把你征服啦?那就是说,我以后想再搞你,你也不会拒绝我了?”马二狗笑道。

    “今晚不会拒绝你。”她娇媚地笑道。

    “我还以为你每次都不会拒绝我呢。”马二狗说道。

    但是这样就够了,自己也不过是想试试而已!

    “才不呢,我就算不告你强~奸~我,但也不见你了。”春子娇笑道。

    “什么?”马二狗抬起她的双~腿又猛烈地抽~插起来,并哼道:“见不见?”

    “啊!见!见!什么时候都见啊!”春子呻吟着道。

    看她真是屈服了的样子,马二狗又轻柔地抽~插着她,与她亲昵地交~欢着说着话。

    经过一番交谈,马二狗这才知道她是一所医院的护士。
下一篇:番外 驱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