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乡村》

当前位置:乱小说 > 欲望乡村 >

第154章酒瓶就是水平


刘紫薇挨着崔卫通坐,崔卫通的另一侧是我的顶头上司――市广电局刘驰局长,我和刘紫薇坐在同一侧,只是隔了两个人的位置。坐下来的时候感觉不明显,站起来崔卫通比我矮一大截,年近五十的他,虽然保养的还不错,皮肤白白净净的,但额上的抬头纹还是毫无商量余地地时时显示出来,头上看不见白头发,但也不排除这是染了发的效果。崔卫通说不上潘安似的英俊,也不是李逵那般丑陋不堪,是很普通的那种,我不知道当年的相面先生凭什么一眼就看出此君非久居人下者。
我虽然没有与催副市长一起喝过酒,但从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那酒量自然不会差。官场流传有一句话:酒量就是胆量,酒瓶就是水平。虽然也有滴酒不沾的另类混在官员队伍,那也是极少数,大部分官员还是很有“水平”的。.TTZW.
刘驰局长也是第一次与他一起喝酒,几次下到我们县,碰巧我都不在,但他的酒量我是早有耳闻。反正是白酒半斤以上的那种。
我预料,一伙高“水平”的酒场豪杰纠集在一起,一场鏖战在所难免。
果然,有美女助兴,崔副市长酒兴大发,一开席就提议大家干掉自己面前那满满的一杯酒!都是带“长”的一些,都有一些酒量,但在空心肚时喝下一大杯酒,还是要有些底气的,但既然崔副市长发了话,有人踊跃附和,有人被强
激ān似地被动地杯子,不管是哪种态度,大家一仰脖子都把第一杯酒喝得杯子见底。
有人敬酒,有时又回敬,我细心记着,崔副市长喝下第九杯(一两左右一杯)酒的时候,依然面不改sè,口齿伶俐,我今天算是见证了这位绯闻不断的副市长的酒量了!
刘驰局长――我的顶头上司喝得少一些,酒量显然不如崔,这时已显得一些醉意,有些沉默寡言的他这时话渐渐多起来――这是人们开始进入微醉酒状态的具体表现。
我先头喝得很谨慎,该喝时喝,不该喝时不喝,可喝可不喝时象征xìng抿一口。就是这样,我也喝下半斤左右高度的五粮液。这里还有必要向大家汇报一些,谷子我的酒量自从从政以后又有了一些长进,一般情况下,喝下一斤白酒(高度的),不要人家扶着迈着比较平稳的步子回到寝室去休息,就是稍稍过量,也就是不动声sè躲进卫生间把那些并不便宜的液体连同一些佳肴还原出来,“哗啦啦”吐在大便器上冲进化粪池里,最奇得是,我把肠胃清空之后,还能接着再喝。当然,这些都是在保密状态下进行的,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所以就有人说,林谷这小子酒量深不可测,从没有人见他喝醉过。在xx县,“酒神”的桂冠就这样毫无争议地戴在我谷子头上。
也有人不服气,设局要搞醉我一次,探明“庐山真面目”,我谷子就大声阐明,轮番轰炸的不要,要就一对一!至今为止,在xx县,还没有那个酒坛高手正式向我攻擂。
刘紫薇先是喝饮料,后来不知谁出卖了她,揭发她不仅是美人坯子,还是酒坛高手,一般男人还不是她的对手。得知这一信息,崔副市长当然不会放过她,把刘紫薇面前那杯带sè的饮料自己一仰脖子喝了,又亲自用开水给她净了杯子,斟满一杯晶莹剔透的五粮液。
“美人,打埋伏啊,你这是欺骗组织嘛!罚一杯罚一杯!”
崔副市长大声嚷着,就把那杯酒递到刘紫薇面前。刘紫薇做个鬼脸,也不扭捏,把酒一口干了,众人拍手,一片叫好。
刘紫薇才放下杯子,崔副市长又拎起酒瓶,亲自再加满一杯:“女中豪杰,崔卫通再敬你一杯!”说完,不容分说,自己先把酒喝了,刘紫薇妩媚一笑,说:“崔市长敬酒,小女子不敢当,这杯酒,还是小女子先敬领导!”说着,又把第二杯酒干了。
“好酒量,好酒量!刚才算你敬我,这杯就是我崔某回敬美女,如何?”
一连猛干两杯,我看刘紫薇脸sè不改,眼睛却微微泛红,二两白酒灌下去,接着又要不间断地喝下第三杯,对我都是一种考验(这就是酒桌上说的“喝猛酒”),何况一个女流之辈,能不能吃得消?搞得不好就会当场兑现。我有点担心地看着她。
刘紫薇用手遮着杯子:“市长,放小女子一码,我不能喝急酒,这杯勉强喝下去,怕要失态给领导们难看了。”
崔卫通却不依,一只手捉住刘紫薇扶着杯子的手,另一只手端起那杯酒:“漂亮的女人,醉酒也是一种美丽。没事,喝吧喝吧!”
偏偏下面有些人,把领导的乐趣当成自己的兴趣,在那里瞎起哄:
“没事没事,女人会喝酒,男人没对手。”
“最好跟我们市长喝个交杯酒,就更有意思了!”
这些渣滓,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刘紫薇皱皱眉头,轻吸口气,又把第三杯酒喝了。
我怕崔卫通继续纠缠刘紫薇,真要喝个交杯酒什么的,就主动走近崔卫通身边。
“崔市长,林谷身居乡下,难得与领导共进晚餐,林谷单独敬领导一杯!”
近前才发现,崔卫通耳边有一块暗红sè的胎记,我看着这块因喝酒后越加明显的胎记,心中不免一动:莫不是这个崔卫通父母一不小心留下的败笔,竟然就是相面先生籍以看好他并预言rì后必有发迹之rì的东西?
崔市长乜着眼睛看我一眼,那眼神很不友好,像是嗔怪我搅了他的好事。我端着酒杯站在崔卫通身边,崔副市长没有急着举杯,转过头去跟刘弛说着话,像是向他询问这个一头卷发的汉子究竟何方神圣。一会儿转过头来看着我:“林谷,久闻大名,大作家啊!”
我不卑不亢地:“大作家不敢当,写了几本涂鸦作品,让领导见笑了。领导,我谷子先喝为敬!”说完,我一口气喝完杯中酒。
崔卫通也给面子,也一口喝完。
“林谷,刘局长是你的顶头上司,总也要表示表示吧?”
崔卫通指指身边的刘弛。
我说:“当然,这样吧,我做一回磨心,这桌转一圈,每人敬一杯,童叟无欺,市长你看这样行不行?”
一桌十人,除了我自己,再除了刚刚敬过的错卫通,还有八个人,一人一杯,就八两以上。
“好好好,毕竟是大作家,豪气!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气概!”
崔卫通一边说,一边得意地使劲摇晃着脑袋,仿佛发出此番豪言壮语的是他而不是我谷子。
我去了一趟卫生间,把肚子里的东西先处理干净,出来,从刘局长开始,一个一个轮流敬酒,中间没有喝水,也没有吃一口菜。最后是刘紫薇。
“局长,我们常常喝的,这次就免了吧?”
我从刘紫薇眼睛里读出一份关切,这让我心里很慰藉,谷子壮举为美女,理解就ok。
“也不差这一杯,谷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答应做磨心,就不会落下任何人,免得人家不起。”
我这话,稍稍带点情绪,一开始崔卫通把刘紫薇拽到身边,我就不舒服,后来又使劲灌她酒,我心里就更来气,这个老sè鬼,一定是垂涎刘紫薇的美貌,把她灌醉,不安好心。
为了替刘紫薇解围,我不免“豪气”了一把,我的“豪气”,崔卫通并不买账,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出一番话,差点让我吐血:“林谷,此前你耍滑头,没有喝多少,现在跳出来,并不能说明什么,下次找个机会,咱们好好皮开皮开,一决雌雄,如何?”
我谷子先前是没你崔卫通喝的多,但怎么就耍滑头了?
如果以前的传说,让我对崔卫通这个副市长没留下什么好印象,那么这次让我亲眼目睹了他的无赖,我就更加瞧不起这个靠阿谀逢迎发家的文盲加流氓了。对,“文盲加流氓”,就是我此刻对崔卫通的定义!
我乘着微微醉意,也顾不得在领导面前必须保持低调的官场规则,“勇敢”地接下战书:“行,谷子随时奉陪!”